淋痴痴

做一个安静如鹅的女子
雷安瓶邪 偶尔也吃其他安受
洁癖党 雷左安右 极端洁癖

大赛第四第五之间的情趣二三事

        *为了纪念和 @🍦 太太的爱情(不是)而产生的结晶。

        *雷安日常向老夫老妻你扔了我的面包我糊了你的烤串之二三事。

        *雷安这对cp我能磕到躺进棺材里。

        *希望你们能喜欢(醒醒)
  
        *我这是什么傻屌标题

    
      

          “卡米尔,我觉得你哥真是个傻逼。”

          紫堂幻扶了扶黑框眼镜,一脸看破红尘此生足矣可以立马落土为安的表情。

        “如果安迷修就这样也能被他追到,那只能证明安迷修也是个傻逼。”

         一旁吃糖的凯莉不紧不慢的再补一刀。金小分队的眼光齐刷刷的望着努力把帽子压低再压低的卡米尔,眼中满是“这娃真可怜”。就连格瑞眼中也带了几丝怜悯。

         “我大哥...喜欢不走寻常路,除此之外还挺正常的..”

          几分钟的沉默后的无辜少年以一种连自己都不相信的口吻解释,然后在“安迷修你个傻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和“恶党我今天就要打死你”的背景音中逐渐苍白无力。

          “呵呵”帕洛斯冷漠的靠在一脸茫然的佩利身上,感觉这个海盗团不需要自己叛变也快完蛋了。

           我好累我还是个孩子。—来自年纪轻轻就要承受巨大痛苦的卡米尔。

           原因就在于那个雷狮,那个气场A破天际外表酷炫行事霸气的雷总。每次遇到安迷修后,年龄骤降到和嘉德罗斯同一水平线。(螺丝:???)

           事情发生在今早,大赛第五美滋滋的端着面包和牛奶奔向自己固定的座位,新烤好的面包柔软蓬松,散发着甜滋滋的麦香味,牛奶上还洒了麦片,浓稠的果酱在小碟子里,怎么看都是一顿完美的早餐。

            他喝了一口温温的牛奶,碧蓝色的眼眸满足的眯起来,随后放下杯子挽起袖子,露出纤瘦有力的小臂开始往面包上面抹果酱。暖黄色的果酱不小心沾到了手指,不浪费食物是骑士的格言。于是他低下头,轻轻的舔了舔手指上沾到的果酱。变故就在这一瞬间产生了。

             “呦~你也来吃饭啊”熟悉的嗓音熟悉的儿童头巾熟悉的欠揍,有些僵硬的回头看了一眼来人,那个雷狮照例带着他一群手下,手里还拿着一瓶开过的啤酒。流里流气的站在不远处看着自己,安迷修停顿了一下,若无其事的端起盘子,转头就跑!!!(这是什么骚操作?—来自懵逼的海盗团)

               “我操你跑啥?!!”雷狮反应过来后拔腿就追。卡米尔则原地不动,帕洛斯打着哈欠按住蠢蠢欲动的佩利“你别上去搞事,让雷狮老大好好和安迷修玩玩。”敷衍的摸了摸佩利的头,帕洛斯戏谑的看着雷狮冲出去的背影。

           “你追我干啥???神经病啊!”本来就小心翼翼端着盘子奔跑还要顾及不能洒出来,结果恶党还追上来,简直不能再糟心了,安迷修感觉今天来这里吃饭简直脑子被船撞了。

               “我都没动手你就跑!把我看成啥了?!”边追边骂人的雷大爷不愿意了,安迷修最近越来越难抓到了,以往还能在狩猎森林里碰到,最近半个月几乎见不到人影,搞得他越发不爽。好不容易今早听到消息赶来碰到了,却一甩头就跑?搞得他像个强盗!(谢谢您是海盗)

               “我和你说雷狮!我只想吃顿早餐你别瞎掺和!”为了自己岌岌可危的托盘,安迷修还是停下了脚步猛的回身单手召唤出凝晶对准雷狮。天知道这半个月几乎没看见这个恶党他有多开心,砍怪都能砍出一朵花来,可惜好日子到头了。低头望了望盘子里已经有些冷掉的牛奶和面包,痛苦的眨了一下眼睛。

               雷大爷立马不高兴了,好一个安迷修原来我还没你那堆面包重要(安迷修:有没有我面包重要你心里没点13数吗?),他一不高兴,就有人要倒霉,通常倒霉的就是这个对面一脸苦愁大恨的。雷大爷仗着自己腿长,一个箭步上去伸手就往那堆可怜的小面包上抓去,安迷修怎么可能会让他碰到,一个恨不得劈叉的后退立马展开。

                然后您说巧不巧,后面一位小姐恰好路过,突然见到这场面吓得花容失色尖叫出声。这还得了,最后的骑士一个用力又把腿收了回来,结果借着力洗头撞进正伸手的雷狮怀里,盘子彻底保不住了,面包滚落一地,牛奶也洒在两人身上,雷狮还好只洒了一点,安迷修就惨了。大半杯牛奶洒在衬衫上,弄的黏糊糊的不说,最重要的是胸前几乎透完了,淡红色的乳粒隐约可见,被风一吹就微微挺起,别提多明显了,周围瞬间安静了。师父,我现在用冷热流自杀还来得及吗。安迷修木然的闭上了眼睛,人生没有了意义。

          “咕噜”雷狮一片寂静中滚动了一下喉咙,眼睛恨不得挂到安迷修胸前来个365°辗转反侧,然后不知道怎么想的。他猛的凑上前,舔了一口那凸出的小点。看起来好甜的样子,雷大爷就是雷大爷,思想直接一脚油门上了250码,服。

           !!!!!!带金来吃饭的格瑞眼疾手更快的捂住了发小的眼睛,凯莉“咯嘣”一声咬碎了棒棒糖骂了一声“死基佬”,紫堂淡然的擦了擦出现裂缝的眼睛,脸上笑嘻嘻,心里mmp。帕洛斯一口水没上来呛的旁边佩利猛拍后背,卡米尔默默退的更远了。我就知道大赛第四第五有奸情!其余的观众在心里给娱乐八卦头条提前打好了标题——论第四第五之间谈恋爱的方式我们正常人不懂。

             “你.....你.....我......”目瞪口呆的安迷修直接吓得瞬间连滚带爬远离,像个少女一般捂住了自己才受过凌辱(???)的部分,整张脸从耳朵开始红到脸颊,想极了被占了便宜的黄花大骑士...虽然从某种意义上没有说错。反应过来刚才自己干了什么的雷狮虽然脸也红了,但是还是死撑着面子点燃了最后一根导火线。

           “没想到你这么敏感啊傻逼骑士?”大咧咧的站起来抖了抖衣服,毫不留情的直接压断了安迷修脑内最后一根弦。

              “.........我今天就要揍死你!雷狮!!”隐约的元力流动在周围,黄蓝双剑出现在手上,接二连三的事情使安迷修彻底丧失了理智,只想把雷狮的头按进泥土里等待来年开花结果。雷狮也毫不犹豫的召唤出雷神之锤,紫色的电流在周围噼里啪啦的做响,眸中燃烧着兴奋。

          “这才对嘛!安迷修!”不同的光芒冲撞在一起,引起的波动让众人尖叫逃开,大厅也开始晃动。

          “我就说了他们都是傻逼”凯莉一行人和海盗团成员站在门口,望着大厅里你来我往的两人,极有默契的同时叹了一口气。

            没办法,海盗和骑士,这组合还真他妈相配。这两人未来注定是要相互纠缠的,他们这些观众也只能在一旁看他们“打情骂俏”了。

     end

丹尼尔:心里mmp,脸上pmm。

         
                    

                 

                  
 
                
            

            

    




作为一个正经的恋爱运动番

下一集应该是步入礼堂互相宣誓在神父的面前亲吻

顺便那个冠军

同人是啥?

大概是正在角落里嚎啕大哭的我吧

官方祖宗,您就是我的信仰了

     《维勇/可爱的小猪猪生贺》绝对信任

群里的太太因为对维勇的爱♂而举办的活动

主题:绝对信任

主文                  绝对信任                                                                                                                      
                                                                        
           如果要问信任是什么,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看法,  对于家人而言信任仿佛与生俱来的情感,生于血脉关系;对于朋友而言,信任就是向密友说出自己的一些小秘密而不会担心被其他人所知;至于恋人之间的信任……  这个就很难定位了,因为越是相爱的情侣反而越会注意对方的一举一动,但是也可能因为感情深厚而放心对方。那对于维克托和勇利而言信任是什么呢?既不是亲人,也不是交往多年的挚友,要说成恋人的话也太过勉强,毕竟他们现在的处境说是朋友以上,恋人未满更确切,两人周围的气氛黏人带着微甜的气息却不咄咄逼人,感觉就像大人之间的恋爱却又带着青涩,略有些引人发笑却忍不住微微羡慕起来,这样的恋爱,在这个时代,可是非常珍贵的存在呢。                                                     

          ‘‘早安勇利!昨天晚上的温泉真是非常舒服呦~’’晨曦的阳光透过走廊的窗户从外面洒进来,柔和不刺眼的暖金色光芒铺在银白色头发男人身上,清澈似海浪的眼眸像往常一样弯起好看的弧度,像极了一副定格的油画,漂亮到不真实。因为才从温暖的床铺爬起还有些困意的胜生勇利又一次觉得这个人,本不应爱属于人类,太过美丽了。‘‘早上好维克托,,,,,。’’糖稀般黏糊的嗓音彰显着主人还未完全清醒的事实,维克托挑了一下眉,嘴角勾起一个小小的弧度,带着些孩子气的恶作剧。‘‘勇利你的衣领上是不是弄上了什么东西啊?’’男人指着还有些迷糊的勇利疑惑的问着,海蓝色的眸中闪过一丝丝笑意。‘‘咦?不会是牙膏吧…….。’’向来对男人深信不疑的勇利低头扯着衣领慌忙的查看,被扯开的衣领露出平时包裹严实的形状优美锁骨和棕褐色的小豆豆,却没料到被比自己略高的男人看的一清二楚。‘‘原来勇利是棕褐色的啊~在温泉雾太大我都没有看清呢。’’得逞的男人心满意足的说到,还在翻找衣领的勇利僵硬了一下便反映过来了,从耳尖开始沾染上红色然后蔓延到脸颊,在白净的脸上晕染出窗外樱花般的色彩。在维克托眼里,这是他最喜欢的表情,那个在冰面上用肢体、感情、技巧全力诠释【EROS】的勇利能吸引所有人为他发狂,他不得不承认,勇利在以超出他所想象的空间里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在蜕变,仿佛就在一转眼的时间里,他就成为了冰面上独领一切的女王。当然,无论什么样的勇利,维克托都抱着一种几近晦涩缠绵的感情,对维克托而言,勇利就是勇利,是他为之骄傲的队员以及…让他知道什么是爱的存在。不过…维克托看着面前久违的露出害羞[或者说羞恼更合适]表情的勇利,发现自己还是挺喜欢这样仿若那时才刚刚相识的勇利。

        ‘‘维克托!你真的是……’’知道自己被戏弄的勇利不知道是该气还是该笑,和维克托相处时间越长,就发现这个在他心里占据多年重要位置的偶像一些让人哭笑不得的性格特点,笑起来就像月牙一样的冰蓝色眼睛很好看,在冰面上起舞的姿势如同流落于尘世间的精灵,但是私底下做事颇有些糊涂而大胆,第一次见面时就被吓得不清,不过也正是这样的维克托,让他知晓了爱为何意,更让他第一次产生接近独占的感情,诱惑他,留下他,让他离不开自己。不过这样的心思如果让维克托知道了,不知道那张精致的脸上会不会出现惊讶呢,这是勇利一直想确认的,仅限的小小恶作剧。‘‘因为勇利的每个地方我都想看到啊,难道这个小小的愿望勇利还不能让我实现吗?’’做出委屈表情的神情是勇利一向不能拒绝的,他轻轻叹了一口气,表示自己投降了,对维克托,他到头来还是没有任何。我就知道勇利最好了~’’  维克托享受着自己喜爱的人对自己独有的纵容,忍不住张开怀抱紧紧抱住了面前的人。‘‘维…维克托!’’突如其来的拥抱让黑发男人不知所措,迟疑了一会后小心翼翼的回抱住男人,轻轻抚摸男人柔软的银灰色发丝,比起上场比赛抚摸头顶的安慰,现在反而更像是对于感情的回应。‘‘果然…只有勇利教会了我爱啊…’’维克托微微偏头似叹息又像是满足的在勇利耳边低喃出声,带着几丝欣喜,他站在顶端太久也太寂寞了,一人的世界未免也太过孤独,胜生勇利的出现,填满了他内心久违的空缺,缺了时针的钟表开始一点点重新走动起来,沉寂的心脏慢慢跳动,有了新生命。‘‘…因为维克托…我才能走出来,因为维克托,我学会了去真正爱一个人,我很庆幸,给予我力量的人是维克托而不是别人、’’勇利把头埋进那个温暖的怀抱,声音断断续续却坚定清晰。勇利知道自己有些性格懦弱,不敢表达自己真实是情感,但是维克托的出现,让他敢于冲破自己那个原本狭小的牢笼,伸出双手迎接维克托的怀抱。他抬起头,黑曜石的双眸里闪烁的是宝石般的色彩,漂亮到维克托觉得这就是他的一切,他的‘EROS’。他闭上眼,虔诚的吻了上去。

      

     在清晨的阳光下,亲吻的两个人背影在身后相互融合,无比融洽,仿若不论穿过多少时空与星辰,跨越无数天空与海洋,越过时光之流的辗转轮回,他们依然还是这份姿态,无畏一切,相恋到老,这何尝不是一种信任呢?这种刻入骨髓的爱恋与对对方绝对的相信,我们可以将它名为-【绝对信任】。

end

劳资死线前写完辣!!!!!!!不过果然好久没有写文差的一比otz,不过我对维勇的爱♂是不会变的!!!群里的阿爸给你们比个哈特!爱你们!